搜 索

汪曾祺:那美文一样的美食

作者:自家小厨 来源:百家号 03月15日 16:22 稿件投诉

在我国今世作家中,汪曾祺被称为是我国最终一位朴实的文人和抒发的人道主义者,他的文学,亦被称为是汉言语表现力的一座几乎无人能企及的今世顶峰。

汪曾祺的美文,以温馨、隽永、唯美、崇尚自然、绵延悠长的神韵,迷倒了许多汪迷,捧卷读他的美文,你会觉得连纸张的味道都变得很夸姣。

而汪曾祺的美食,更是以共同的魅力,迷醉了海峡两岸众多文人雅士,并因而获得了除作家、剧作家、散文家、书画家之外的另一个头衔--美食家,并且是“全方位美食家”。

1.jpg

由于他不只对美食有高品味的鉴赏力,还能系上围裙下得厨房烹饪一手好美食,更能把吃的感触、吃的空气、吃的渊源、吃的文明以及每道菜用什么料、怎样做,无不必雅致、细腻的言语,描绘得头头是道、饶有风味、别有才思。很一般的菜,经他的文字一支配,便成了诱人的美食美文,不只没有了油腻的焰火味儿,并且直接就延伸到了审美境地。比方:《口蘑》、《萝卜》、《五味》、《豆腐》、《干丝》、《家常酒菜》、《故土的食物》等等。就连他最闻名的现代京剧《沙家浜》,他都会写上跟吃有关的唱词儿:“垒起七星灶,铜壶煮三江。摆开八仙桌,款待十六方”。可见,他是一位把口腹之欲和典雅文明之间的间隔拉得最近的人。

2.jpg

汪曾祺喜爱美食,从逛菜市场开端。到菜市场总要有一段走路运动,他便说:“我什么功也不练,只练‘买菜功’”。而买什么菜?怎样选择?配菜是什么?春夏秋冬,什么生果、什么蔬菜,在什么时间上市,他都门清。并且,他最喜爱逛的当地就是菜市场,就连出差都不破例。用他的话说,就是:“到了一个新当地,有人爱逛百货公司,有人爱逛书店,我宁可去逛逛菜市。看看生鸡活鸭、新鲜水灵的瓜菜、彤红的辣椒,热热闹闹,挨挨挤挤,让人感到一种生之趣味。”言语间无不流露着他对日子的热爱和心底纯然的高兴。

3.jpg

汪老逛菜市场,有时也会“好为人师”。一次,遇见一个卖牛肉却不会做牛肉的南边妇女,他便热心主动地细心讲了一番牛肉之做法,从清炖、红烧、咖哩牛肉,到广东的蚝油炒牛肉、四川的水煮牛肉、干煸牛肉丝等等,致使妇女敬服的把他当成真实的厨师。

汪曾祺做的许多菜,用他自己的话说“都是瞎摸出来的”。尤其是“塞肉回锅油条”,这是他想象力加实践得来的纯属他自己创造的一道菜,他自己都认为能够申请专利。做法如是:油条两股拆开,切成寸半长的小段。拌好猪肉(肥瘦参半)馅。馅中加盐、葱花、姜末(或加少数榨菜末或酱瓜末、川冬菜末,亦可)。用手指将油条小段的窟窿捅捅,将肉馅塞入、逐段下油锅炸至油条挺硬,肉馅已熟,捞出装盘。此菜嚼之极酥脆,闻之真可声动十里人。

在汪曾祺看来,做菜跟写文章相同,要有想象力,要爱揣摩,如苏东坡所说“忽出新意”;更要多实践,学做相同菜总得要失利几回,才能把握其方法;别的有时也需要翻翻食谱。在他的做菜经历里,总结的金玉良言有二:一是粗菜细做,这是制家常菜的不二法门;一是荤菜素油炒,素菜荤油炒。

4.jpg

凡有幸品味过汪曾祺亲手烹饪的美食的人,无不啧啧赞赏,回忆深入。无缘品味者,仅仅读汪曾祺写的谈吃的美文,就已食欲蠢蠢,垂涎欲滴。听说,有不少主妇,还由于熟读汪曾祺谈吃的文章,居然学会了做一手好菜。

应该说,有缘品味过汪曾祺美食的人,都是夸姣的人。而我就是这样一个夸姣之人。

我很侥幸此生有机会多次享用过汪老烹饪的美食,回忆最深的有两次,一次是第一次给他过生日,一次是第二次给他过生日。

5.jpg

第一次是1995年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,汪老75岁生日,刚好又是公历2月14日“情人节”。那天,北京街头的鲜花店,家家都摆满了艳丽的玫瑰花,花虽然多,但买花的人更多,价格也贵得惊人,一枝玫瑰高则60元,最低也不下40元,那时候,北京刚刚时兴过西方人的洋节,尤其是年轻人,所以玫瑰花卖得很火。咱们一行五人,在闻名文学评论家、鲁迅文学院教授何镇邦先生的带领下,选了一大束由康乃馨、玫瑰、满天星组成的鲜花,前去为汪曾祺过生日。

6.jpg

一路上,何教授谈笑说:“文学圈子里有人称汪老是‘文坛仙人’,今日我带你们一同去沾沾他的仙气。”又说:“汪老是全方位的美食家,不只会吃,并且会操作,他的烹饪手艺在文学圈子里也是很知名的,也许今日你们就能品味到他亲自下厨的美食。”

按过汪老家的门铃,只见一位银发闪亮,肤色白净,几乎能够称得上非常美貌的老太太,满脸笑脸满目慈祥地出现在咱们面前,我瞬间被老太太的雍容气质和夸姣形象所招引,心中暗暗惊叹:世上竟有这么美丽的老太太?!这时,何教授介绍说这便是汪老的夫人施松卿女士。我一时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只管看着汪夫人,竟将手中的鲜花迟迟抱在胸前,要不是有人提示,我大约还会傻呆呆的出洋相呢。

7.jpg

汪夫人一边从我手中接过鲜花,一边很谦和地说:“谢谢你们,买来这么美的鲜花!”然后招待我们落坐,并忙着给我们沏茶。

环顾汪老家狭小且光线昏暗的两居室,到处都堆着书本,这使本来就小的屋子显得更小且有点杂乱,一时间我几乎不相信这会是一位声名显赫的文学大师的居处,要不是亲眼目睹,我一直都认为像汪老这样有名气的大作家,即使住的不是什么风水吉祥的深宅大院,至少也该有一套环境高雅宽阔明亮的高干住所,岂不知他们配偶双双蜗居的竟是这样两间窄小幽暗的旧式单元楼房,这不由让人心里感到不是味道,我总算了解汪老曾在他的作品所写的“桥边”和“塔上”相对阻塞的日子了。

8.jpg

 

共有0人发表观点,请选择您的观点(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)

0/300
表情 发表评论 内容不能为空
全部评论

暂无评论,沙发等你来坐!

0.4039s